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  |  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本站  | 永久地址发布页
热门TAG:理伦电影,男人a天堂手机在线版,青青苹果影院,草草影院视频在线观看视频-美腿-偷拍--
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阴谋的覆灭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阴谋的覆灭

  不知不觉林峰从踏上水上花园至今已经超过六个月了,这天,美丽的小阿姨正用灵巧的长舌把林峰舔得醉生梦死,突然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……  “少爷吗?我是怀叔。”  “哦,怀叔啊,您好,我是小峰,有事吗?”  “你身边有没有人?”  “不……这个……请稍等……”  怀叔是林峰老爸的司机,名为主仆实为益友,林峰还没出世就跟了林父。据说林峰的父亲对他有救命之恩,相当忠心,林峰也对怀叔十分尊敬。  怀叔刚才的语气令林峰有些不安,心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急忙示意小阿姨去隔壁,秋萍噘著小嘴本想撒会娇,撇眼见林峰一脸严肃不怒而威,伸伸舌头乖乖的起身回避。  “怀叔,出了什么事?”  “老爷最近身体大不如前,昨夜竟在楼梯上晕倒,不过现在没事了。”  “怎么会这样,半年前不是好好的吗?”  “我……我也说不清,总之,请少爷最好回来一趟……”  林峰风驰电掣般往家里赶,秋萍阿姨使尽浑身解数硬是套不出半点口风。林峰自幼丧母,孤独一直是他童年忠实的伙伴,也许正因为这样,造就林峰少年老成,行事作风非常慎密。林氏集团的主席健康状况恶化这事被传开绝对不是件好事。  “爸,您怎么了?”  林峰风风火火冲进家门天已经快黑了,一眼看到老爸正躺在按摩椅上看书。健康状况似乎没怀叔说得那么严重,但父子情深,仍忍不住落下泪来。  “爸没事,这不好好的,怀叔真是的,没必要告诉你嘛。”  “什么啊,上楼梯晕倒了还说没事?”  “呵呵,傻儿子,爸真的没事,陈医生看过了,有点低血压,休息一阵就没事了。”  父子俩半年多除了水上花园开张庆典见过一次外,平时都是通通电话。当下有说有笑,直聊了近两个小时。林峰仔细端详发现父亲确实除了眼圈有些凹之外并无大碍,心中一块石头落地。  林峰的父亲中年得子,对林峰甚是溺爱,好久不见爱子于是叫林峰留下多住几天。林峰考虑水上花园那边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,欣然应诺。  “咦,徐妈呢?”  林峰这才发现一直在林家帮佣的徐妈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个约30岁的丰腻少妇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“唉!徐妈辞工了,说外孙没人带,子女都叫自己回家享享儿孙福,也是人之常情,我只好同意了。”  “哦!这样啊,徐妈小时候可把我当亲儿子一般。”  “别感叹了,我已经准备了一份厚礼过几天叫人送去,以后你也可以常去看看她嘛。”  “噢……”  “这个阿姨来我们家一两个月了,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,也姓林。”  “林嫂好,以后请多费心照顾老爸。”  林嫂个子高挑,身材丰满,头发在脑后束了个髻,黑色长裙上系一块碎花围腰,脚蹬半高跟黑布鞋,手臂和露在外面的小腿看起来白皙细腻。  林峰心里不太舒服,倒不完全是因为徐妈走了,而是总觉得林嫂那白白净净的肤色不像能做粗活的人,担心是否能像徐妈一样尽心照顾父亲。  父子俩喝了壶茶后又来了名女士,名叫梅媛。林峰前阵子已经知道最近有个女人和父亲走得比较近。不过父亲今日把她叫过来倒让林峰有些意外,不在儿子面前避嫌看来父亲很喜欢这个女人啊。  林峰悄悄打量了一下,见此女狻有些姿色,皮肤身材保养得当,举止谈吐也相当得体。心里也升起几分好感,思量著父亲找个这样的伴倒也不错。  自从接到怀叔的电话后,林峰一直心急如焚,直到现在才发觉很疲倦。于是向父亲、梅媛阿姨告别后回到房间倒头就睡。  睡了两、三个小时才爬起来给秋萍阿姨打了个电话,说过几日就回去,小阿姨在那边又撒了半天娇这才挂上电话。林峰这才感到饥肠辘辘,主要是先前担心父亲,故一路奔驰,晚饭都没吃,于是轻轻走出房间去厨房找吃的。  才刚迈出房门就听到了一些声音,林峰自然非常熟悉这种声音,有点不可思议。父亲从前在自己面前可是相当注重家长威丁的,好奇心起,悄悄踱到父亲房门前,一看房门居然没锁。  是了,平时自己不在家,没人会不敲门自个进入父亲房间,可能久而久之没太在意吧。林峰轻轻推开一条缝。  只见梅媛阿姨全身赤裸,正坐在父亲胯上,丰腻的屁股卖力扭动,双手揉搓著自己坚挺的乳房。嘴里不停发出淫荡的声音,父亲也喘著气拼命上顶,即将进入高潮的样子。好一副男女交欢图,看梅媛阿姨现在这番浪荡模样,和刚才可是天壤之别。林峰吐吐舌头微笑著后退几步,小心的下到一楼,迳直走进厨房。  从小就养成自立的习惯,天色已晚林峰也不想打扰林嫂,自个去冰箱翻找一通。一个托盘内盛著七、八个炖盅,林峰打开盖,发觉是炖熟的血鸽,看起来味道不错。拿了两盅放进微波炉,烧锅开水煮了点通心粉。  就在此时,听到有人下楼的脚步声,林峰出来一看正是梅媛阿姨,父亲还在养神吧?林峰心里暗笑。  “梅阿姨要走了吗?”  “是啊,你爸有点累,我叫他歇著不用送我了。”  (哦!被你的屁股磨了那么久肯定累坏了。)  “那我送阿姨回去吧!”  “不用了,你也挺累的,阿姨叫计程车就行。”  林峰也不再勉强,微笑著将梅媛送出家门。梅媛回头瞥了林峰一眼,笑了笑转身走了……  林峰觉得梅媛那眼神隐藏著什么东西,总之自己有一点点反感。摇了摇头,折身进了厨房。重新拧开火把通心粉煮熟,又煎了两个蛋,微波炉里的血鸽炖盅也好了。  一通乱嚼将食物全部扫光,林峰立感体力充沛,把盘子一股脑收进水池,回到一楼客厅看电视去了。

  电视正上演某综艺节目,各种清凉美女频频亮相。林峰很惊奇自己下体竟然会如此不安分。心里连连骂到是不是见鬼了,居然电视画面上的美女都能令自己产生兴奋。最近性生活也都有啊?不至于刚刚偷看老爸和梅媛阿姨性交让自己兴奋吧?要兴奋也不该等到现在才有反应啊?  脑子里正乱猜著,忽然 子一热一股粘腥液体从 孔里几乎是喷出来。林峰大步冲进厨房用冷水浇了浇,又把 血全部洗去,体内有种莫名其妙的燥热,肉棒竟然硬了起来,寻思这事有点不正常。  看了一眼刚才扔进水池的盘子林峰若有所悟,打开冰箱门扫视一遍,把目光锁定在炖血鸽上。林峰又拿了一盅倒在碗里仔细观察,挑出一些剁碎的药材……  “淫羊藿”、“兔莳籽”、“海狗肾”……妈的,这些全是药效极烈的壮阳药。林峰开始觉得事情绝对不那么简单,父亲有心脏病史,不该如此大补的。那么……是不是有人故意……林峰一阵心惊肉跳,想起早上怀叔吞吞吐吐的口气,疑虑顿生,拨响了怀叔的手机……  “少爷,我一直不太好和老爷说,我觉得那个梅媛有点不对劲……”  “怀叔能不能查查那女人的底细?”  “好的,少爷开口了我就尽力去查,请放心吧……”  “谢谢怀叔,这事暂时不要叫任何人知道。”  林峰在客厅踱来踱去,暂时忘却了肉棒胀疼的感觉。几经分析觉得新来的佣人林嫂应该和这事有关联,还是去探探口风比较好……  林嫂的房间就在一楼,林峰轻巧的滑到林嫂房门前,隐约飘出一些声音,像是和某个人打电话。林峰只听到几个词,似乎林嫂在找什么东西但没有找到。  “咦!林嫂,怎么不去客厅打电话,要在这里呢?”  “啊……我……我想不打扰少……少爷了!”  林嫂一边慌张支吾著,一边将一个小巧的手机往枕头下一塞。  “你知道我在客厅?应该不知道吧?既然不知道何来打扰之说呢?”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  “林嫂以前是做什么的?一直在帮佣?”  “是……的,一直都给人帮佣……少爷……”  “那你哪里学到的药材知识?”  “说什么?……我……听不懂……”  “那恕我卖弄,林氏集团以开发旅游业为主,我们家旗下的产业有30%和饮食有关,碰巧我知道一些知识,比如说滋补药膳!其实我对壮阳补肾的药方也略有研究……”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  林嫂目瞪口呆,半晌说不出话来,眼前这个年轻人给她一种非常恐怖的感觉,浑身散发的那种精明干练和实№年龄一点也不相配。  “把你的手伸出来……”  林峰喝到,言语中自然而然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。林嫂战战兢兢把一双手伸了出来……  “好美的一双手啊,白皙光滑,柔若无骨。我瞧瞧……嗯,无名指曾经戴过戒指,看这压痕……显示戒指的材质非常好,未给手指皮肤带来任何损伤,四个九的足金吧?”  林嫂脸色变得寡白,林峰眼光如炬,在他面前似乎什么也隐瞒不了,但仍做最后抵抗……  “啊……少爷,我真的……不知你说什么……”  “撒谎!……给我老实点,你这手平时根本就少接触洗涤剂,显示你以前不是帮佣,为什么撒谎?你来这干嘛?”  “呜……少爷,我真的是普通佣人啊……哇,你拧疼我了……”  “妈的,臭婊子,不见棺材不落泪……”  林峰气往上冲,心中基本猜到了几分。扯过一根带子把林嫂双手绑个结实,顺手把林嫂的嘴也堵了。  “我问一句你点头或摇头示意……你事先就认识梅媛?……那些炖盅是你配制的?……你是梅媛专门安排进林家的?……”  林嫂既不点头也不摇头,蜷在地上呜呜咽咽的哭个不停。林峰暂时也没有办法,心想怀叔以前和黑社会关系密切,是否把他找来商量商量。  侧头见林嫂刚才因挣扎而衣裳不整,肿胀的乳房把睡衣 口蹦开,深深的乳沟暴露在衣 下。睡裤也拉扯下一截,微微隆起的小腹随呼吸此起彼伏。拖鞋早飞到不知什么地方了,两截小腿和白嫩的脚掌裸露出来。林峰刚刚喝了两盅加了药材的血鸽,此时见眼前一具白花花丰满的肉体,欲火马上被挑到顶点。  嘿!就拿眼前的妇人降降火也无妨。林峰一脸淫笑地把林嫂抱在床上,不顾林嫂挣扎伸手将她的睡裤扯下露出两支丰满的腿,走上前分开双腿,肥厚的阴唇暴露出来。  就当著林嫂的面站著脱下了裤子,被药材刺激得坚硬的肉棒青筋勃起,林峰将龟头放在阴唇门口上下摩擦。  林嫂恐惧的看著林峰,可惜挣扎无效,眼睁睁的看著林峰将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强行推进自己阴道。干涸的阴道一滴水都没有,但林峰受药材刺激根本顾不得许多,站在床沿将林嫂两支肥腿提起来架在肩膀上就狠命抽插起来。  这么机械性的抽插了几十下,林嫂的阴道也条件放射分泌出一些淫水。林嫂属于那种比较丰满的女人,不过皮肤很白,林峰感觉肉棒就像在棉花丛中不停的拔出又刺入,似乎眼前这具阴道是个无底洞,不论肉棒怎么使力都不能到尽头。  龟头已肿胀得发出紫色,这种药真是很猛烈啊!林峰干了二十多分钟一点疲惫都没有,只觉下体胀得难受。阴道有些松弛,哪里能和小阿姨的小穴相比。比较丰满的女人就是水多,淫水顺著林嫂的洞口泪泪流淌下来,有一部分流在屁眼处。  林峰将手指插进林嫂肛门进行扩充动作,尽管林嫂痛得全身扭动,但林峰毫无怜花惜玉之意。将坚硬如铁的肉棒插进林嫂肛门内,腰部不停耸动,肉棒凶狠的在直肠壁内冲撞。粗大的肉棒将直肠壁的粘膜刮破,带出  血丝。  估计林嫂的嘴巴没堵住的话肯定会像杀猪一样惨叫,林峰在林嫂的肛门里发泄了半个多小时才有射精的感觉,将一股浓精射进肠道内。  混浊的精液顺著屁眼流淌出来,林峰也累得精疲力尽,肉棒却依然很坚硬。心想父亲有心脏病,这些女人不明摆著想要父亲的命吗?一时火起抓住林嫂头发拖过来把嘴上的布拿掉。  “骚货,你敢咬一下我就把你拖到大街上给人看……”  林峰一边把肉棒塞进林嫂嘴里一边骂道。林嫂眼泪早哭干了,也被林峰刚才一阵疯狂的蛮干吓怕了,睁著一双红肿的眼睛急忙含住肉棒上下套弄。  林峰侧身把林嫂刚才塞进枕头底下的手机掏出来,按了重拨键看清楚电话号码,拨通怀叔电话。  “怀叔,请想法给我查一下这个手机是谁的,号码是……”  通完话林峰将手机扔在一边,双手捧住林嫂的脸,认真享受起林嫂的口技。林嫂生怕再遭罪,非常卖力的给林峰作著口交,一根肉棒被口水反覆涂抹了无数遍,林峰疯狂过后药性散发了一些,渐渐有了点发自内心的快感。  以前和其他女人上床的时候还是比较绅士的,今天性交是破天荒的野蛮,似乎也有种说不清的刺激。林嫂的嘴早就了,舌头几乎抽筋,林峰也再次到了不得不射的地步。  强行将肉棒往林嫂喉咙深处抽插了几十下,把精液灌进林嫂的口腔内,并强迫林嫂将精液全部吞进胃里,满足的笑容写在脸上。  也许林峰的父亲毕竟年纪大了,所以用这种补药效果没那么强烈,但林峰却身强力壮,所以连连射精仍雄风依旧……  林峰脑子里想著如何了结这事,身体却一次又一次的在林嫂身上发泄,林嫂的乳房又大又圆,虽然不够坚挺但肉感十足,林峰在林嫂的乳沟里又射得一塌糊涂。看看钟表,林峰已足足蹂躏了林嫂四个多小时,精囊里储存的精液全射光了,这才满足了欲望。  其间林嫂被折磨得林峰问什么她就老老实实的答什么,林峰一边玩弄林嫂的肉体一边将整件事串联想了一遍,怀叔也告知林嫂先前打的电话就是梅媛的。林峰心中早已清楚只是等待证实而已,又警告林嫂一番后才拖著虚脱的身体回到房间。  “少爷,你看是不是立刻通知老爷!”  “不急,爸那倔脾气你最清楚了,我们现在还没有直指梅媛的证据。”  林峰心中有了主意,轻声向怀叔吩咐了一番。  安排完毕后已经天亮了,林峰抓紧时间睡了几个钟头。中午林峰的父亲接到电话,几个老友请他一起去打桥牌,林父非常喜欢打桥牌,自然答应,其实这一切都是林峰安排的。林父刚被怀叔接走,就有两个年轻人拎著皮箱闪身进入林宅。  “林先生吗?我们是怀叔的人。”  “谢谢你们帮忙,那就请开始吧!”  两个年轻人跟随林峰进了客厅,迅速打开皮箱,将各种丁器拿出安装,看起来相当熟练,不一会就安装完毕,俩人调试一通后向林峰点头示意。  “只要摁下这个按钮就可以了?”  “是的,我敢保证,就连苍蝇拍翅膀的声音都可以全部录下来。”  “多谢多谢,事情完了请二位赏光吃顿饭……”  林峰送走两个年轻人,躺在床上闭目养神,接下来就看怀叔的表演了。  昨天林峰已强迫林嫂交代了自己的身份,原来林嫂从前确实不是帮佣,一直都在药品仓库做保管员,难怪肌肤如此白皙。一切都是受梅媛指使,不过她确实不知道林父有心脏病史,罪◇祸首是梅媛。  怀叔将林父送到目的地后,立刻驱车赶往梅媛的住所。平时大都是他去接梅媛,所以今天以林父的名义接人的时候梅媛一点也没怀疑。化了妆后就坐著林父的轿车随怀叔走了……  “梅媛阿姨好啊!你今天好漂亮……”  “?……你父亲呢?”  梅媛发现林峰的语气有些轻佻,眼神也不怀好意,心中暗暗吃惊。

  “爸爸去朋友那里玩桥牌了,要很晚才回来。我们可以沟通很长时间……”  林峰把沟通两个字说得别有一番味道,一边看著梅媛的表情。梅媛有些不自然了, 尖微微冒汗,强作镇定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。见林峰走进自己身边紧挨著坐在沙发扶手,眼睛色眯眯的把自己从头盯到脚。  “怎么你爸的司机说是他找我有事呢?”  “哦!那是我安排的,开门见山吧,今天把梅媛阿姨请过来是想谈谈我爸的事。”  “那……你想谈什么?”  “我知道林嫂是你特意安排进来的,也知道你指示她在我父亲饮食里做了手脚——”  “别开玩笑了,这事可不能随便拿来说的。”  “唉!女人都这样,不到最后关头不松口。好吧,我老实告诉你,林嫂昨晚已经上了我的床。你是女人应该知道,像林嫂那种没有头脑的女人被男人征服后什么都会透露的……”  “哈!笑话,没有证据你想怎么说都行喽……”  “那也未必,你知道我可以花一大笔钱让林嫂做证人的,到时候你保证脱不了干系。”  “是吗?就算是真的,你想怎么样?”  “好!爽快……既然梅媛阿姨这么说,我也不妨直说。那个老不死的,喔,对不起,是我的父亲到现在也不肯把公司给我。我那些叔伯们哪里比我强,可如今都身居高位。而我呢,名义上是接班人,现在却只在林氏下属的一个小地方做事……”  “看不出你很会做戏,表面看起来你们父子关系不错。”  “逢场作戏谁不会呢?梅媛阿姨不也是一流高手,哈哈!”  “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  “很简单,你的计划我不会干预,那个老不死的,喔,对不起又失态了,是我的父亲早死我就可以早接手林氏。到时候,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,嘿嘿……”  “……我做事是为了钱,看不出你年纪轻轻就如此狠毒……”  “彼此彼此,虽然你本来就想将那老不死的至于死地,但这事真发生了未免引起怀疑。现在有了我,一切后果我都会妥当的安排,绝不留蛛丝马迹,如此你拿了钱好好享福去吧!”  “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!”  “这么说,梅媛阿姨同意了?那么接下去我们是不是好好沟通一下……”  林峰将手伸进梅媛的头发里轻轻抚摸,梅媛并没有拒绝。也许毕竟有把柄握在林峰手里,也许她也不想放过任何纵欲的机会,或者她另有目的……  “梅阿姨,其实我第一眼见到你就想和你上床。你可能不知道我特别喜欢成熟的女人,不然不会才回家就把林嫂给上了……”  林峰在梅媛的耳边小声嘀咕著,舔著小巧的耳朵。梅媛脸上发热,耳朵痒痒的十分舒服,不禁闭上了双眼。正迷离间猛然被林峰将头按下直抵林峰胯间,梅媛当然知道男人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……  梅媛张开嘴将龟头含住,舌尖在马眼处舔弄。直把林峰侍候得有如登天,本来以为小阿姨的灵巧长舌就是极品了,没想到梅媛的口技绝对超过小阿姨。梅媛不单舌头厉害,牙齿还能轻巧的随吞吐去刮林峰的肉棒,痒痒的很刺激,搞得林峰差点就射了。  林峰把梅媛的上衣推上去露出雪白饱满的乳房,自己面对梅媛跪下。把头埋在梅媛双乳间摩挲,一对柔软的豪乳几乎将林峰的脸埋住。用牙齿轻轻撕咬著乳头,两支手轮流将乳房揉搓得变成各种形状。不一会舌头顺著胸膛下滑到小腹,梅媛的身体轻轻扭动,似乎有了反应。  林峰把梅媛的裙子撩起,脱下短小的内裤,浓郁的阴毛密密麻麻,看来性欲相当旺盛。用嘴掰开肥厚的阴唇,整个阴部暴露,舌头轻巧裹住阴蒂舔吸起来。  “哦……啊……”  梅媛轻声呻吟著,细弱蚊蝇,全身似乎没了力气瘫软在沙发里。阴蒂在林峰舌头的侍奉下逐渐坚硬,林峰侧著头配合梅媛阴唇形状将舌头深深的探进阴道内又搅又刮,淫水一阵阵的流淌出来。由于还想再套些话,所以林峰舔得格外卖力。  梅媛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,一支丰满的大腿勾住林峰的脖子不停摇摆。  “嘿!你也想要了吧?”  林峰仍跪在地毯上,将梅媛的大腿拉开放在沙发扶手上。捏住鬼头,“嗤”的一声将肉棒整根刺入阴道内。腰部急速前后摇摆,硕大的肉棒在梅媛洞门大开的淫穴里冲刺。  “不……轻点……进去得太深了……”  梅媛迅速进入状态,一双肥美白皙的大腿高高离开扶手,翘起裹住林峰的腰部,随节奏不停摇晃,林峰憋著一股蛮劲狠干了20多分钟,见梅媛的眼神从清澈渐渐变得迷离。  梅媛淫穴里夹著林峰的肉棒,屁股拼命迎合,淫水还真多,顺著会阴流淌到沙发上,林峰整个肉棒泡在淫水里,一边抽插一边发出“扑哧”的声音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林峰不一会就累得直喘气,于是和梅媛交换位置,自己坐在沙发上,用力抬著梅媛的屁股坐在腿上。龟头刚进入洞门,双手就使劲抓住梅媛的屁股往下一拉,随著梅媛的叫喊肉棒插进阴道深处。  梅媛这招“观音坐莲”可谓出神入化,屁股坐在林峰腿上,暗暗使力尽量控制阴道的肌肉向内收缩,紧紧夹住林峰的肉棒,同时屁股上下左右全方位扭动。林峰一向自豪自己的性技巧,但在这招面前也不得不低头认输。  在梅媛一流的性技巧下,林峰顽强坚持了20多分钟,再也忍受不住。将梅媛推在地上,自己赶快站起来。肉棒顶在梅媛的脸上一阵摩擦,精液狂喷。  梅媛嘴角、 子、甚至眼皮上全是林峰的精液,自己也累得一塌糊涂。  “梅媛阿姨,你真是太厉害了……”林峰喘著气。  “你也很不错,很少男人能在我身体里面停留10分钟以上……喔!我累坏了……”  “那老不死的吃了强效补药,被你这么折腾,肯定挂得快。”  “是啊!这不正是你期望的?我未来的林董事长,咯咯……”  所有的声音全部被录下来,这一切梅媛并不知道……  林峰将录到的录音放了一遍,当然做了剪辑,只把梅媛关于承认准备谋害林父的那些信息保留。父亲阴沉著脸一言不发。林峰突然有一种心的感觉,被自己喜欢的女人算计,那种内心的痛苦林峰想像得出来。  很显然,梅媛指使林嫂在父亲的饮食中下了壮阳催情的药材,同时施展上乘床上功夫。这样有心脏病史的父亲有很高概率引发心脏病,梅媛聪明之处在于催情的药选择了中药。  因为中药是属于温补的,即便林父病发倒在她胯下,从医学的角度看也属纵欲过度,在强烈的兴奋中引发心脏病致死,和她本人一点关系都没有。不得不承认梅媛的计划还是比较完美的,假如没有林峰的话,假如没出现一些巧合,这个计划很可能最终实现。  “小峰,这事我们父子俩就当从未发生过吧……”  “什么?爸,你准备就这么放过梅媛?”  “不论怎么说,她曾经给我带来过快乐。”  “如果她真心对您好,把我的股份送给她一部分我都愿意,但她是想要您的命啊。何况,受谁人主使我还没查清。”  林父摆了摆手阻止林峰继续说下去,好半天才悠悠的叹息道。  “毕竟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爸想给你积点德,你很好,很细心。不过爸要教你一个道理,在社会上立足凡事给人留条活路,对自己只有益处,记住要学会宽容……”  宽容?也许吧!不是每个人都能时常有宽容之心,特别是对自己不利的人。能做到这点的人一定很了不起,林峰微笑著向父亲点点头。父子俩瞬间恢复了平时的神态,居然烹了一壶功夫茶,边品茶边赏玩茶具,天南地北谈笑风生。就如确实没发生过任何烦心事似的,真是一对奇怪的父子……  不论是梅媛还是林嫂都未受到林家任何责难,这件事受谁人指示成了一个秘密。也许林父在早年商战中不可避免得罪了一些对手,也许是现在的竞争对手,甚至有可能是自己家族的成员想下黑手。  总之,这事似乎到此就结束了。至于梅媛,不久后她自然就知道被林峰设了局,奇怪的是林家再也没和她接触过,就如从来不认识她这个人一样。梅媛内心深处是否有过震撼,也许只有她自己才能明白了。  宽容是一种美德,能宽恕曾对自己不利的敌人更是 要付出许多勇气。所以,这个故事讲述的主题不是阴谋,而是宽恕……